当前位置: > 人生感悟 > 阴暗的哥特式句子 找哥特、唯美、黑暗……的句子

阴暗的哥特式句子 找哥特、唯美、黑暗……的句子

哥特式的句子:

华丽银白,一轮残月,悬挂在东欧式塔楼尖顶之上,洒下几米皎洁神秘的惨白光华,将沉睡着的大地点缀的斑驳陆离。

  月明星稀,在如同上等天鹅绒般漆黑的夜幕中,明亮优雅的残月似乎是在上演一场复杂而幽静的独角戏,尽管她的观众也许只有那些低吟赞美诗的知了。这些虔诚的残月之仆,被主人镀上了一层华美的白银。

  坐落在静谧唯美的艾冯(Avon)河畔之旁,沃里克郡乡间的夜晚显得那么安详

  。轻轻拂过脸颊的微风,席卷着田园特有的湿润泥土味,以及田边野花草木的清馨。月光似水,虚无漂缈,撒在这片恬淡闲适的土地上。

  青色的布满裂痕的石头横在土地里,上面潦草地刻着一个名字,简单到根本看不清那究竟写的是何人。四周凌乱的花草横倒一片,仿佛刚刚经历了什么劫难。寒风中有着一丝丝凄凉德尔味道。破碎的枝叶延伸向的,是不远处的一幢别墅。很大,却无法称之为豪华。

  青色红色的墙砖和反射耀眼阳光的金色门把手无不暗示着这里主人显赫而高贵的身世,但是却压抑得让人透不过气。只因为那样庞大的建筑竟然是一片死寂,停在白色大理石尖顶上的乌鸦嘶哑着嗓子。

  空气中若有若无浸润着湿气和腥味。

华丽唯美的句子:

 1.谁是谁生命中的过客,谁是谁生命的转轮,前世的尘,今世的风,无量无尽的哀伤的精魂。

  2.说自己失去勇气,是为了等待一个人给自己力量。

  3.我们笑容着说 我们停留在光阴的原处 其实早已被激流无声地卷走。

  4.心情已经习惯和候鸟一起迁徙只是有些仓惶而已。

  5.一个受过伤的女生,唯一学会的就是坚强。

  6.因为要生存,我开始学会放弃。

  7.有时候人能不思考却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8.有时候示弱,并不代表输。

  9.有时候说不喜欢,是为了让自己说喜欢的时候会显得非常珍贵。

  10.有些东西,不是只要赔了,就理所当然可以的。

黑暗邪恶的句子:

腐朽.即是我的故人.

  黑夜.即是我的仆从.

  即使在乌鸦啄我身体之时

  我仍在榆木的宫殿等候你.

桀骜不驯的句子:

累么?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死人的。

当某人装酷时,姐都会低下头,不是姐害羞,姐是在找砖头!

你今天流的汗和泪,都是你当初脑子进了水……

这个世界本来就很脏,你有什么资格说悲伤。

我爱你的时候,你打我骂我,我都忍了,我不爱你了,你再碰我试试?

朕统六国,天下归一,筑长城以镇九州龙脉,卫我大秦、护我社稷。朕以始皇之名在此立誓!朕在,当守土开疆,扫平四夷,定我大秦万世之基!朕亡,亦将身化龙魂,佑我华夏永世不衰!此誓,日月为证,天地共鉴,仙魔鬼神共听之!

不要把我对你的容忍当成你不要脸的资本!

骄傲的句子:

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永远不要为别人而改变自己,如果不能接受最差的我,也不配拥有最好的我!

我绝不会说我是天下第一,可是我也绝不会承认我是第二。

哥特式句子或者文章

自己写的也不知道行不行凑合着看吧《夜尽天明》

拂晓的天际,

血色蔓延了整个大地,

迷失正确的路径,

凝视着月光下自己的身影。

犹如一幅凄美的画卷,

等待下一个天明。 《黑猫》阴霾的天空,

孱弱的黑猫,

无力的呻吟着。

道德的沦丧,

有谁能体会的到?

血的孤独,

杀死了黑猫。

阴暗而寂静的街道,

有谁能知晓,

那已死去的黑猫?

背负满身的罪恶,

惺惺作态真是可笑,

奏响死亡的乐章,

一同走向地狱般的天堂。 《ご免なさい》曾经的我伤害过多少的人,

同样又有多少个伤害过我的人。

曾经有多少的人关心过我,

我又关心过谁?

曾经对我抱有希冀的人,

而我只会不断的沉沦。

太多要说对不起的人,

这个世界需要平衡。

不能整天的怨天尤人,

应该平平稳稳。此刻的觉醒,为之不晚,在此只想说句,

ご免なさい。 .我在等待。。等待一个和我一样。。喜欢骷髅。。喜欢十字架。。喜欢死亡气息的同类人</FONT> .生是为了Gothic。。死只因绝望。。世界太阴暗。。而我只沉浸在Gothic的世界之中.比起恐怖片人类才是真正的可怕。。撒谎也好犯罪也好。。为了生存他们不惜一切。。任谁都会觉得害怕。。但是诺不能战胜恐惧。。就得不到真正想要的东西

哥特式的语录

哥特式的语录

  给你这个 不知道算不算哥特的

  乌鸦

  从前一个阴郁的子夜,我独自沉思,慵懒疲竭,

  沉思许多古怪而离奇、早已被人遗忘的传闻——

  当我开始打盹,几乎入睡,突然传来一阵轻擂,

  仿佛有人在轻轻叩击,轻轻叩击我的房门。

  “有人来了,”我轻声嘟喃,“正在叩击我的房门——

  唯此而已,别无他般。”

  哦,我清楚地记得那是在萧瑟的十二月;

  每一团奄奄一息的余烬都形成阴影伏在地板。

  我当时真盼望翌日;——因为我已经枉费心机

  想用书来消除悲哀——消除因失去丽诺尔的悲叹——

  因那被天使叫作丽诺尔的少女,她美丽娇艳——

  在这儿却默默无闻,直至永远。

  那柔软、暗淡、飒飒飘动的每一块紫色窗布

  使我心中充满前所未有的恐怖——我毛骨惊然;

  为平息我心儿停跳.我站起身反复叨念

  “这是有人想进屋,在叩我的房门——。

  更深夜半有人想进屋,在叩我的房门;——

  唯此而已,别无他般。”

  很快我的心变得坚强;不再犹疑,不再彷徨,

  “先生,”我说,“或夫人,我求你多多包涵;

  刚才我正睡意昏昏,而你来敲门又那么轻,

  你来敲门又那么轻,轻轻叩击我的房门,

  我差点以为没听见你”——说着我拉开门扇;——

  唯有黑夜,别无他般。

  凝视着夜色幽幽,我站在门边惊惧良久,

  疑惑中似乎梦见从前没人敢梦见的梦幻;

  可那未被打破的寂静,没显示任何迹象。

  “丽诺尔?”便是我嗫嚅念叨的唯一字眼,

  我念叨“丽诺尔!”,回声把这名字轻轻送还,

  唯此而已,别无他般。

  我转身回到房中,我的整个心烧灼般疼痛,

  很快我又听到叩击声,比刚才听起来明显。

  “肯定,”我说,“肯定有什么在我的窗棂;

  让我瞧瞧是什么在那里,去把那秘密发现——

  让我的心先镇静一会儿,去把那秘密发现;——

  那不过是风,别无他般!”

  我猛然推开窗户,。心儿扑扑直跳就像打鼓,

  一只神圣往昔的健壮乌鸦慢慢走进我房间;

  它既没向我致意问候;也没有片刻的停留;

  而以绅士淑女的风度,栖在我房门的上面——

  栖在我房门上方一尊帕拉斯半身雕像上面——

  栖坐在那儿,仅如此这般。

  于是这只黑鸟把我悲伤的幻觉哄骗成微笑,

  以它那老成持重一本正经温文尔雅的容颜,

  “虽然冠毛被剪除,”我说,“但你肯定不是懦夫,

  你这幽灵般可怕的古鸦,漂泊来自夜的彼岸——

  请告诉我你尊姓大名,在黑沉沉的冥府阴间!”

  乌鸦答日“永不复述。”

  听见如此直率的回答,我惊叹这丑陋的乌鸦,

  虽说它的回答不着边际——与提问几乎无关;

  因为我们不得不承认,从来没有活着的世人

  曾如此有幸地看见一只鸟栖在他房门的面——

  鸟或兽栖在他房间门上方的半身雕像上面,

  有这种名字“水不复还。”

  但那只独栖于肃穆的半身雕像上的乌鸦只说了

  这一句话,仿佛它倾泻灵魂就用那一个字眼。

  然后它便一声不吭——也不把它的羽毛拍动——

  直到我几乎是哺哺自语“其他朋友早已消散——

  明晨它也将离我而去——如同我的希望已消散。”

  这时那鸟说“永不复还。”

  惊异于那死寂漠漠被如此恰当的回话打破,

  “肯定,”我说,“这句话是它唯一的本钱,

  从它不幸的主人那儿学来。一连串无情飞灾

  曾接踵而至,直到它主人的歌中有了这字眼——

  直到他希望的挽歌中有了这个忧伤的字眼

  ‘永不复还,永不复还。’”

  但那只乌鸦仍然把我悲伤的幻觉哄骗成微笑,

  我即刻拖了张软椅到门旁雕像下那只鸟跟前;

  然后坐在天鹅绒椅垫上,我开始冥思苦想,

  浮想连着浮想,猜度这不祥的古鸟何出此言——

  这只狰狞丑陋可怕不吉不祥的古鸟何出此言,

  为何聒噪‘永不复还。”

  我坐着猜想那意见但没对那鸟说片语只言。

  此时,它炯炯发光的眼睛已燃烧进我的心坎;

  我依然坐在那儿猜度,把我的头靠得很舒服,

  舒舒服服地靠在那被灯光凝视的天鹅绒衬垫,

  但被灯光爱慕地凝视着的紫色的天鹅绒衬垫,

  她将显出,啊,永不复还!

  接着我想,空气变得稠密,被无形香炉熏香,

  提香炉的撒拉弗的脚步声响在有簇饰的地板。

  “可怜的人,”我呼叫,“是上帝派天使为你送药,

  这忘忧药能中止你对失去的丽诺尔的思念;

  喝吧如吧,忘掉对失去的丽诺尔的思念!”

  乌鸦说“永不复还。”

  “先知!”我说“凶兆!——仍是先知,不管是鸟还是魔!

  是不是魔鬼送你,或是暴风雨抛你来到此岸,

  孤独但毫不气馁,在这片妖惑鬼崇的荒原——

  在这恐怖萦绕之家——告诉我真话,求你可怜——

  基列有香膏吗?——告诉我——告诉我,求你可怜!”

  乌鸦说“永不复还。”

  “先知!”我说,“凶兆!——仍是先知、不管是鸟是魔!

  凭我们头顶的苍天起誓——凭我们都崇拜的上帝起誓——

  告诉这充满悲伤的灵魂。它能否在遥远的仙境

  拥抱被天使叫作丽诺尔的少女,她纤尘不染——

  拥抱被天使叫作丽诺尔的少女,她美丽娇艳。”

  乌鸦说“永不复还。”

  “让这话做我们的道别之辞,鸟或魔!”我突然叫道——

  “回你的暴风雨中去吧,回你黑沉沉的冥府阴间!

  别留下黑色羽毛作为你的灵魂谎言的象征!

  留给我完整的孤独!——快从我门上的雕像滚蛋!

  从我心中带走你的嘴;从我房门带走你的外观!”

  乌鸦说“永不复还。”

  那乌鸦并没飞去,它仍然栖息,仍然栖息

  在房门上方那苍白的帕拉斯半身雕像上面;

  而它的眼光与正在做梦的魔鬼眼光一模一样,

  照在它身上的灯光把它的阴影投射在地板;

  而我的灵魂,会从那团在地板上漂浮的阴暗

  被擢升么——永不复还!

  有本书《恶之花》应该就是你要的感觉了更多

凋零的玫瑰花瓣掩盖了腐烂的尸体,有谁 听得见十字架上沉重的叹息,仿佛回到了 德古拉世纪,古老的城堡废墟记录了被血 撕碎的记忆,写满等待的黑色嫁衣,在风中 忘记了哭泣.

你觉得这个算么

我们带着巨大的悲痛来的这个世界,我们的到来正如我们的死去,我们坐在潮湿的地板上喊叫,哭泣。直到我们变得安静

我心理变态阴暗加扭曲 求近似的句子

那所谓的天堂只是世人痛苦扭曲的幻想

人总是要虚伪要面具,我们喜爱黑暗,也许就是因为它真实,它坦率的承认自己掩盖一切肮脏的事实。

感谢你带给我的梦魇,残忍的凌迟了我

不是我极端,而是在这个萎靡的世界里,我只能沉沦了我自己

教堂里圣洁的铁钟用地狱里的烈火铸就,墓穴中腐朽的尸布由上帝的圣衣制成

妈妈爱我,但是你只是讨厌我

上帝,收起你那扭曲的笑容,我不需要所谓的救赎,来玷污世人所认为我堕落的灵魂。

我原本相信上帝,但是上帝已经不信仰我了,所以我宁愿在地狱为王,也不 愿在天国受到一丝丝约束,死亡所演绎出来的腐败、末世、毁灭等等情境。

随着时光的流逝,痛苦也会消失。但是,我并不想要用时间来治愈一切。

没有不合群的人,只能说那个群聚暂时不适合我

额...楼主,其实你应该是哥特式的思想吧?你可以到哥特吧去看看

楼主望采纳啊

求比较具有代表性的哥特式音乐(黑暗音乐)

怎么听都觉得你在找flyleaf

你去听听I'm so sick

manson么,如果你喜欢重口味的话。。。你自重。。。

女声哥特比较代表性的是within temptation

不过epica的哥特风格更纯,符合你说的诡异阴暗

哥特式形容怎样的人,为什么说他(她)是哥特式的人谢谢了,大神帮忙啊

哥特女郎:她的皮肤苍白、眼圈浓黑,穿着面料朴素、线条锐利的高领口的单色长袍。 苍白的面孔,妖魅的身段,华丽的贵气,冷冽且浓郁的妆容。 哥特式女子指的是妆容大胆前卫的冷艳 美女 什么才算是哥特式女子? 一、 性格:有一种看透世事,桀骜不驯的18世纪英伦贵族的既忧郁又有些邪恶 恐怖的高贵 气质。 长相:面色苍白,像《理发师陶德》里的海伦娜·邦汉·卡特和《剪刀手爱德华》中的约翰尼·德普那种。 着装:偏重于阴暗色调黑色,深灰,或者是暗红和金黑色。惯用黑白泡泡袖和蓬蓬裙。 装饰:宗教和金属装饰,像十字架,哥特式城堡中的繁复装饰之类的。 二、 哥特式女子与哥特思想相同。成员一般都不支持暴力,而是容忍暴力。许多媒体错误地将哥德次文化与暴力、对少数族群的敌意、白人至上和其他仇恨连结在一起。然而,暴力和仇恨 并不是构成哥特思想的元素,相反地,部分哥特思想是由主流文化希望忽略或遗忘的社会或个人罪恶的认知、了解、悲痛所组成。强调个人主义、对多元化的包容、创造力、理智主义、厌恶社会保守主义和倾向温和的犬儒主义,但这些想法也不是适用于所有成员。哥特思想主要是建立在审美观上,而不是道德或政治。 三、 虽然哥特没有结合共同的宗教,但心灵、超自然和宗教意象常出现在哥德风格、歌词和视觉艺术上。特别是来自天主教的艺术元素在哥特文化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运用这些意象的理由随着个人而不同,从宗教立场、讽刺到单纯作为装饰等等。

描写哥特式礼服的片段

可以试参考丹特丽安的书架里描写达利安的服装及外形

【少女年纪大概十二、三岁。漆黑的衣服下是她小巧的身体和清澈洁白的肌肤。及腰的长发也是黑色。瞳孔更是如深夜一般深邃的黑色。

少女的黑衣被好几层蕾丝和花褶撑得膨起,将那轮廓包裹的,是金属的手甲和粗犷的腰铠。大概是中世纪骑士的典礼服装,既不能说是礼服长裙也不能说是甲胄。而且她的胸前,还有一个代替蝴蝶结的巨大金属块。】

阴暗的哥特式句子 找哥特、唯美、黑暗……的句子: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